仝晰纲教授获批2020年度山东省社科规划项目

发布时间: 2020年10月28日 20:21 浏览次数: 作者: 张磊
返回列表


2020年度教育部人文社科基地重大项目,于近日公布。我院仝晰纲教授主持的专项《明清〈阙里志〉编撰体例的嬗变及借鉴价值》获准立项,立项号为:20CDSJ26。该课题主要内容为:

第一、宋金时期孔氏家族志编纂体例的发轫。宋金时期,孔氏家族志处于初创时期,内容较为简单,虽未以志为名,在内容结构上也较为简单,但肇启了孔氏家族志的编纂,是孔氏家族志编纂的初始时期。

从编纂体例来看,无论是《东家杂记》,还是《孔氏祖庭广记》,他们的编排都是以类相从,将内容分为若干目,其下不列子目,各类目之间平行排列,彼此相互独立,互不统摄。他们属于平目体体例,各类独立,互不统属,且无纲统领。这样的编排方式使家族志层次简洁,结构简单,方便阅读。但是,其弊端也十分明显,平目体的体例也使得各卷以及各目之间的编排没有一定的规律性,卷与目互不统属,类目虽多,却比较杂乱。而且,在正文之中,具体类目之下缺少导语,直接切入类目主题,对类目的划分依据缺乏交代。以上诸多问题,在明代孔氏家族志编纂过程中都有所改进。

第二、明代《阙里志》编纂体例的成熟与完备。明代,自弘治年间陈镐首撰《阙里志》后,历经嘉靖、万历、崇祯三次重纂,在体例上逐渐成熟与完备。随着《阙里志》功能的演变及其在内容上的复杂化,原来单一的平目体结构已无法包容家族志的庞大内容。所以,为了更好的梳理孔氏家族史庞大的内容体系,《阙里志》的编纂者们开始寻求体例上的改变,由以前的平目体发展为纲目体或二体并用,使家族志的结构更加合理。编排方式也更加科学,使《阙里志》的编纂体例逐渐成熟与完备。明代《阙里志》体例发生的新变化,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:第一,在正文之前编写凡例。第二,序跋数量增多(前后序相呼应,新志序言对旧志序言有一定承继性,代序增加)。第三,每卷前增加卷首按语总领类目。第四,纲目的出现及两体并用。第五,“志”体裁的运用。明代《阙里志》体例的这种变化是正向的,得以使《阙里志》的编纂体例逐渐成熟。在门类设置、体例编次、体裁运用等方面摆脱单一模式,规范性、多样性的特点则更加明显,使体例更加完备。

第三、清代《阙里志》编纂体例的鼎新。清康熙年间,孔尚任认为其前的《阙里志》内容不够详备,经广搜博采,另立体例,撰成新志。《阙里文献考》记载孔尚任“一变旧志体例,颇有所增益”,具体而言,主要有两点。第一,鼎新“志”体,采用“一志一卷”类目结构。第二,“考”体裁的运用。仅就体例而言,清代孔尚任《阙里志》是孔氏家族志中最为完备的,他“一卷一志”的纲目体体例,分类明确,结构简明,便于阅读和检索。至于《阙里文献考》评论孔尚任《阙里志》“芜杂傅会,失更过之”,是偏指该书在内容上材料取舍不当、考核失精的问题,其实与体例无关。

下一篇:《山东社会科学》刊发我院岳音副教授文章